《知識問答》是 根正苗紅 還是 根紅苗正 ?

1樓:Zhcc

應該是根紅苗正。

緣根紅生苗此正,此正即為正,為正非真正,真正非此正;

根非紅則苗非正,非正非非真正,非正非此正,非正即非正。

2樓:亜恵恵阿由

@Kushim Jiang 給出了大量出典,因此本答案中的猜測是錯的。

———原——–回——–答———

這是一個起源於文革期間的詞語,一本正經地談植物的諸位,不知道您是真不知道還是在逗悶子。

80年代生人,兩種說法都有聽到過,但現實生活中僅聽過「根正苗紅」。不排除互文,但是「正」跟「紅」有微妙的程度差的話,應該是存在某一個詞是最先出現且在該環境下有著更高合理性的。

我猜測最開始是「根紅苗正」,在對家庭成分非常瘋狂的年代,存在「紅五類」這種指代家庭成分的說法,「根紅」這種描述有合理性。且彼時對於孩子來說,比起自身的「不犯錯誤」,很多時候父母「不犯錯誤」更為重要。雖然「正」跟「紅」差不多,但是如果假設「紅」程度更高的話,「根紅」比「苗紅」更為重要。

到了對家庭成分沒有那麼瘋狂的年代,對「根」的描述可能淡化為「正」,然後附會出「長在紅旗下的苗子」,因此「根正苗紅」亦存在合理性。尤其到了文革完畢之後,這個詞也失去了真正描述一個人或其家庭成分的元素,更多是「老同志」之間互吹對方孫輩什麼的使用(我所見的自然都是這種情況)。

現在各種百科和字典收錄「根正苗紅」的相對較多,可能也是因為這個版本離今天更近。

3樓:iamseven11

我記著倆詞都有啊,不同的意思。

普通出身那叫根正苗紅;家裡有紅色、軍人出身那叫根紅苗正。

長輩們最愛說那個軍屬大院的誰誰誰,爺爺是啥啥啥,那叫一個根紅苗正…

4樓:衛凌貞

在使用這個詞語的語境下,紅是和白對應的,正是和歪對應的。

我們可以說根長歪了,也可以說苗長歪了。

但根是白的這種說法,顯然不如苗是白的像那麼回事。因為根和苗在這裡都取了象徵意味,還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考慮根和苗本來的情況。

也就是說,雖然正常環境下苗應該是綠的,但在我們這個詞的象徵用法下,說它是紅、白都可以。

而與此同時,對於具體的根,我們(農業的專業人士除外)關心它發育正不正常,不像苗那樣會常談到它的顏色。

所以,在我看來,根正苗紅比根紅苗正更符合語言習慣。

5樓:保羅·鄂爾多斯

這樣一問,我覺得起初造詞的時候是“根紅苗正”,但後來“根正苗紅”作為一種誤用反而大行其道了。

我也經常看顛倒許多詞彙。但現在一時想不起來了。

這個詞總的來說是互文表達,首先要思考的問題是:根、苗到底應不應該區分?《三國演義》篇末題詩曰“王侯公爵從根苗”,是不區分的例子。

而如果區分呢,正如有的人說“根”是出身,“苗”是思想(也即自己的認同是選擇,自己的表現)。這樣一區分,顯然出身是可以以紅不紅論的,而表現則以正不正論。

但是有答案指出北京人口語習慣確實是“根正苗紅”,還有人說平仄上“平仄平平”的和諧的問題。

我覺得這恰恰說明了這一誤用可能出現在北京地區(這個詞的出現可能也是在這裡)。因為根苗分別的兒化音處理,使得根和正兩個韻腹一樣的字更好地搭配在一起,苗紅兩個都有o音的字更好地搭配在一起;其後大家覺得這麼說還上口,就沿用下來了。

什麼樣的複合片語可以轉,什麼樣的不可以?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如果這個詞總的來說呈名詞成分用,似乎是不能隨便轉的,“江河湖海”“家長裡短”,如果這個詞呈表語狀語成分用,如這個“根紅苗正”,那麼就可以了。

6樓:王海量

想起上小學時,在老師的辦公室看到牌匾上寫著四個字,於是我大聲的朗讀出來:“表師人為”,並振振有詞的解釋道:表現老師作人的行為!

7樓:終會過去

是“根兒正苗兒紅”。不讀GEN一聲。

正確的讀音標不出來 ,這個兒化音跟根搭一塊兒就不念根了。

跟上樑不正下樑歪,身正不怕影子斜。那麼個意思。

出身正派,老北京人習慣拆開兩個詞用一個是“苗兒好”,一個是“根兒正”都是形容詞

一般倆人聊天,一個跟一個說,你家孩子挺有出息的,跟你一樣,另一個則說“那是,根兒正”,或者乾脆說“那是,根兒正,苗兒紅”

8樓:雷隱隱

當然是“根正苗紅”,根正說明你出身清白,苗紅說明你思想夠紅。根是你的出身,苗是你自己。對出身的要求隻是“不歪”,不要求非得“紅”。

“根紅苗正”那是菠菜。

9樓:十號胖狐貍

我認為是根正苗紅。

這裡紅和正構成互文,沒有說根和苗隻紅不正或者隻正不紅的,

然而,平仄平平的結構比平平平仄順口多了。出於音韻學的原因,根正苗紅更好。

10樓:呵呵

說實話,根正和苗紅並沒有直接的相關性。

根正是後天屬性,苗紅是固有屬性,無論根正與不正,苗都是紅的。

苗是紅的還是綠的,是不能選擇的,但根子是正的還是歪的,卻是能去人為改變的。

如果你的根子本來是正的,但在別有用心人的操縱下,也能讓你變彎,事實上很多人就是被掰彎的。

如果你的根子本來是歪的,但在後天有人幹預引導下,也是能重新把你掰直的,除非你就願意這樣一直彎下去。

無論根子是正的還是彎的,其實都是能通過後天改變的,但是這一切的前提都是:

你得先把根留住,如果根都不在了,那麼別說苗紅,根正也徹底不可能了。

根正才是根本,而苗紅是與生俱來,所以我覺得正確的用法還是根正苗紅,因為沒人會去管你的根子是什麼顏色,但會關心你的根子正不正,然後再去關心你是苗紅還是苗綠。

11樓:

個人認為兩個都通,這裡的‘紅’和‘正’可以理解為互文,即根與苗都是又紅又正。

從使用上來說似乎兩個版本都有大量應用,但最早的版本是哪個我就不清楚了。

這是根紅

這是苗紅

12樓:Thinkraft

「根紅苗正」。

「根正苗紅」包括衍生詞「根不正苗不紅」都是錯的。苗這個東西,歪了是要扶正,可這不紅算什麼問題?不紅就對了,正常的苗都是綠的啊……

閱讀障礙是一種很普遍的病,我認識的人當中大概30%患有不同程度的閱讀障礙。他們典型的一個癥狀是念三字詞語或四字詞語時有極高的機率念顛倒,例如把「青行燈」念成「青燈行」、把「塞爾達」念成「塞達爾」、把「陽奉陰違」念成「陰奉陽違」、把「義正辭嚴」念成「義正嚴辭」等等。錯誤有時能離譜到讓人懷疑是成心念錯的,但其實他們自己渾然不知自己唸錯了。

我見過倆哥們為了「鐵樹枝幹」到底應該念「鐵枝樹幹」還是「鐵幹樹枝」吵半天……

13樓:小蟹

根紅苗正。形容一個人從祖宗開始就是正宗的無產階級,然後你這棵社會主義小苗又成長的很符合社會主義價值觀,沒有受腐蝕長歪了。

就算是根正苗紅,按照社會約定俗成的說法,隻要說的人非常多,那個讀法就是對的。